您现在的位置 : 尕扎资讯>体育>九五至尊唯一入口 - 这节日的习俗太极端,看得我肉疼

九五至尊唯一入口 - 这节日的习俗太极端,看得我肉疼

2020-01-11 15:10:50 点击:1190

九五至尊唯一入口 - 这节日的习俗太极端,看得我肉疼

九五至尊唯一入口,一个在印度产生的节日,却在新加坡、泰国、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开始盛行。这个节日无论从地域还是习俗上,其实都离我们非常遥远,但是它一定会瞬间引发我们人类的共同感受,一个字:疼!

撰文、摄影:烟颜眼焰

大宝森节日起源

要了解大宝森节日的起源,先要知道印度主要的神明。印度教有三大主神,梵天、毗湿奴和湿婆,分别掌管创造,保护和毁灭。

梵天(brahma)为创造之神,创造了这个世界,华人称之为四面佛;毗湿奴(vishnu)为保护之神,以大鹏金翅鸟为坐骑,掌管“维持”;湿婆(shiva)为毁灭之神,额上的第三眼能发出神火,毁灭整个世界。该神拥有极大的力量,所以有许多信徒供奉它。

湿婆神

而湿婆的儿子穆卢甘(murugan)是战争之神。

穆卢甘神手上拿着一支有孔雀羽毛般的长矛。这长矛,象征刺穿所有愚昧。这位战神曾鼓舞了天神们的士气,在他的领导下,天神军队最终战胜了邪恶的阿修罗军队。自此,穆卢甘成为了印度社群尊敬的对象,奉为勇敢、力量、品德和美好的化身,拥有非常崇高的地位。

大宝森节,即是为纪念手持长矛的穆卢甘神而存在。

穆卢甘神

大宝森节(thaipusam)的名字是由两个泰米尔语组成,thai指的是泰米尔历的“泰月”(第十个月),而pusam则是天空中星象的名称。在每年泰米尔历十月(即公历1至2月间)的月圆之日,这一天的满月会经过闪闪发光的宝瓶星座,而星座中的星云会呈现壮观的“y”形。

一个看上去非常痛苦的节日

坐标:新加坡

与其他具有欢乐气氛的印度节日不同,大宝森节是个忏悔和实践诺言的节日。为了向穆卢甘还愿感恩,信徒们不惜禁欲自残,以表达最崇高的敬意。这个节日在印度,已经日渐式微,但在东南亚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,却成为一个盛大的节日。

游行期间,肩扛赎罪架的人被教徒认为是神明上身的人,所以教徒会请这些人在自己额头上涂抹白灰,象征祝福。

在泰米尔语中,赎罪架名为“卡瓦第” (kavadi),其字面意思是“每一步都要舍弃”。半圆形钢制或木制卡瓦第需要信徒在整个游行途中一直抬举着。卡瓦第最重可达40公斤,高度可达4米。通常信徒会花费数月至大半年时间来准备和装饰卡瓦第。

扛卡瓦第的信徒多是男性,而女性忏悔者们通常是用头顶着一只被称作 “pal kavadi”的铜罐,里面装有经过祈福的牛奶。女生里只有极少数会穿刺钢针。

要参与这样一个庄严的庆典,忏悔者必须在1个月前开始禁欲和斋戒。信徒们深信只要摆脱心灵和物质的欲望,远离享乐的时候,就能在没有痛楚的情况下完成神圣的使命。



信徒的祭祀仪式有很多种,例如:剃头,做法事,用银针刺穿舌头、双颊等,或背着巨大的钢制弓形赎罪架等等......

而在诸多祭祀方法中最突出的,就是背部肉体上嵌入无数个铮亮的小铁钩,这些铁钩类似鱼钩,每个钩尾都结着一条粗绳子,由后面一人集中抓在左手,牵拉扯紧,同时右手挥舞着一条鞭子不停地鞭打驱赶前面的教徒。

如果在场观看,会忍不住为他们捏一把冷汗,皮肉都要被扯开来似的,画面触目惊心。然而这些信徒们却一点也不感到疼痛,而且相当开心。有的教徒甚至在每一个铁钩上坠满苹果、茶壶之类的物品,借此表示对神明忠贞不移的信仰,并祈求神明的赐福。

相信一切自以为“痛并快乐着”的人,都会觉得相形见绌了。





除此之外,节日当天信徒们也会在大街上狠狠地把椰子摔破,表示参与者已经落实了誓约,身心纯洁如晶莹透明的椰汁,我已把自我的障碍、阻扰全部摔破了,迎接更清晰、光明的未来。但因新加坡当局不允许在街上乱丢物品,所以教徒们改为统一丟掷在指定地方。



信徒们要光脚徒步走完这3、4 公里路程,有些则会穿上钉满钉子的鞋,背负赎罪架前行。而亲友们则在一旁吟唱圣歌和祷词,给予信徒以支持和鼓励。



当然,不是所有参加大宝森节游行的人都要极端地背着赎罪架,很多赎罪架不带铁刺,或者有些人们只是携带一壶牛奶。 对印度教徒而言,牛奶是象征富足与丰饶的最佳供品。

浩浩荡荡的信徒游行,从斯里尼瓦沙柏鲁马印度庙(位于新加坡“小印度”的实龙岗路),一直持续到丹达乌他帕尼印度庙,有些路段还因这一盛事而禁止通车。



丹达乌他帕尼庙

终点站的丹达乌他帕尼庙,拥有全东南亚最高,也是新加坡最宏伟的印度庙宇塔门——高约 23 米,庙宇屋顶镶嵌了48片玻璃,玻璃片的角度能让夕阳以及朝阳从各个方向照射进来。

百针穿身,并无疼痛?

宝森节当天的凌晨,信徒事先洗浴一番,扎上腰带,再在亲戚们的帮助下把铁刺由上而下地穿入身体,再用一些专门的、较短的银针刺穿双颊、舌头。整个过程中,往往有响亮的鼓声相伴,以助信徒麻痹躯体上所承受的痛楚,没有击鼓帮助的情况下,家人或亲属会围成一个圈,把信徒围在中央,待穿针人准备好后,便突然发出大叫,一声接一声,以此引开信徒的注意力后快速穿针。



除此之外,信徒们自己也相信,在仪式进行时穆鲁甘神会与他们同在,使身体毫无疼痛。无痛神奇现象简直令人匪夷所思,而且,他们身上非但不会流血,事后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,印度教徒将此视为神迹的表现。

除了成人,父母们也会让小孩剃头参与盛大的庆典,或让其头顶牛奶罐,祈望孩子能够顺利健康的成长。





2019年的大宝森节,共有约9000人参加,难道所有被穿刺的人都不疼吗?

我特别询问了一个教徒,他曾在去年肩扛赎罪架。他说这是一种宗教信仰,从科学的角度确实很难解释。通常涂抹上白灰,把钩子拔出几天后伤口就会自然愈合,没有任何人因此需要去医院就诊,而钩子基本都没有经过消毒。无论你询问哪一个教徒,他们都会说:“在铁钩穿刺皮肤时,丝毫不会感觉到痛苦,游行后将铁钩摘除,也不会留下任何疤痕!”他们认为这是获得了神明的庇佑和保护。

我则认为,教徒当时都处于一个精神兴奋的状态,因此忽略了疼痛。当然,更大的因素应该是毅力战胜了痛感。在泰米尔语中,信徒们肩扛的赎罪架“卡瓦第” (kavadi),其字面意思是“每一步都要舍弃”的节日,是的,每走一步都要舍弃疼痛,甚至舍弃自己,换来救赎。

点击文末

“阅读原文”按钮

超低价格

预订《华夏地理》2018典藏版

还有大礼相送哦!

如果你看了这篇文章,

就点一下“在看”吧!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osiart.com 尕扎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